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上了女儿同学的家长
上了女儿同学的家长
转眼6.1节临近,我家小公主因成绩优异,我受邀前往班级传授所谓育儿心得,我工作性质特殊,虽小公主已是二年级,但很少前往学校,因此那些班级家长也仅仅是微信群里的一个头像而已,无缘相识,而这次受邀,也算是我与家长们的正式相见。驱车,登记入校,在班主任老师的引导之下进得教室,已是座无虚席,一露脸,掌声满堂,我一边抬手示意,一边环视,忽然间,我被一道娇羞而又妩媚的眼神所击中,没错,就是她,今天的女主角登场了,叫她娇吧。

在讲课期间,我一直在观察听课的辣妈们,有丰盈肉感的,有纤瘦窈窕的,还火辣时尚的,也有中规中矩的,几圈下来,就脸蛋而言娇并不算出众,但她投向我的那种欲走还留的眼神,那两眸相触后她娇羞的表情,还有她一对旷世奇乳,让我禁不住心有激荡,不过也就想想而已,毕竟我们的孩子在同一个班,弄不好会让孩子抬不起头来。可或许是我确有某些过人之处,一圈小课下来,竟然是反响出奇热烈,很快班主任、班委会和听讲的校代表当即决定,6.1全校的家长进课堂之任务就交给我了,我也不好推迟,算是应允。
回到家,班级群炸开了锅,毕竟全校才一个家长代表在6.1讲课,我也算是为班级争了些许光彩,就在此历史背景下,娇加了我的微信。
当然,在课堂之上我只是关注过她,却并不清楚她是哪位同学的妈妈,她的微信也非本人照片,所以之初我并不知道加我之人就是娇,她开始是夸赞我在讲台是如何的逻辑缜密,思路清晰,谈笑自如,我因日理万机,偶尔丢下一两个表情给她,并未太过关注。

接下来的两天,她主动发来照片,这才豁然开朗,原来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我不由得回味其当天之表现,似乎略有深意,每每想到她那对巨乳和魅惑的眼神,胯下那物就策马扬鞭,拔地而起,于是,与她微信的交流也就逐渐多了起来。
期间她约家庭聚会数次,因工作原因,我婉拒,只是聊些家常,聊些孩子家庭教育,不表。

6.1很快到来,娇在微信里说她特意请假给我捧场,本来微信之中,我和娇算是聊得比较畅快,网络里的她一改娇羞的表象,任性调皮,古灵精怪,让我有一种此花原是闷骚女的领悟,果不其然,在学校再次见面,娇竟然不敢正眼瞅我,一直在回避我火辣的眼神,我心中暗自一笑,不由得想起小日本的一句俗语:哟西(有戏)!

不出所料,这次课依旧轰动,各方好评如潮,临走,教育局某领导带着学校校长等一帮幕僚把我送出校门,我誓死未上学校的车,而是想等娇出来聊上几句,很快,娇穿着热裤款款而来,可是她依旧红着小脸不敢直视我,出了校门,低头充充而去。

这着实让我有一丝小小的失落,女人心,海底针,微信多日也算熟悉,可一回到现实……,这一个热情如火,一个冷若冰霜,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你?

回到单位,打开手机,娇发来的海量微信视频和图片竟然差点让我的手机报废,我并没有兴趣一一点评她给我拍的视频和照片,只是蜻蜓点水稍加翻阅,最后,她的一行字又勾起了我某些压抑已久的欲望:你好棒,偶像。

我手指拨动,回道:少来,哪有见到偶像都不愿看上一眼的?

娇很快回道:我不敢,怕爱上你。

我还未来得及回复,这条微信很快被其撤销,紧接着发来一条:做我情人还是闺蜜,你自己选。

我脆弱的心脏咯嘣一声异响,思维略有停顿,就在这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,娇再次撤销,我抚须暗笑,关公面前耍大刀,我闷骚的娇呀,你还稍显稚嫩。

我故意等了五分钟才给娇发去微信:撤销了什么?

娇回:算了,没什么。

我嘿嘿浪笑,娇,你跑不掉了。

既然已读懂了娇的潜台词,接下来的事就顺当了很多,当然,对付女人,欲情故纵之计永远是一把利器,几个回合下来,娇再也把持不住,在一个风高月黑的晚上,我们终于聊到了夫妻之间的那点破事。

所谓知己知彼,方能百战百胜,若要安全拿下娇,还得了解其生活习惯、内心需求,于是在我的逐步引导下,得知了其夫君房事潦草,而其又恰是如狼似虎,夜夜难寐,夫君一周才回家一次,10分钟耕种,且很少交流,娇内心的空虚和身体的无助可见一斑。

[初尝] 多次试探过后,我们终于在一个闷热的夜晚约会了,当然,理由也就是吃点喝点聊聊天,但其实对于要发生什么,彼此心知肚明,只是不曾点破。鉴于在同一个城市,为防止被熟人撞见,我们本是约定好在宾馆开房坐坐的,我嘴上说是坐坐,醉翁之意当然不在酒,坐着坐着,就该做做了,因此宾馆是不二之选,可惜娇因为没带身份证(新疆入住和会客都要身份证登记)未能如愿,好在我早有应急预案,提议去某咖啡厅坐坐(此咖啡厅极其隐秘,为把妹打炮之绝佳场所),娇应允,驱车远远地跟在我车后面。

咖啡厅包房音乐悠扬,红酒和暧昧地灯光把娇本就娇羞的脸衬显得出离的粉嫩,娇之前说过,她很喜欢男人抽烟思考的样子,几杯酒下肚,我微吸燎烟,深情注视着她的眼睛,娇与我有几秒钟的对视,不过很快败下阵来,就在她娇羞低头的那一刻,我附身过去,一股浓烟吐向她的脖颈,鼻尖扫过娇的耳际,轻声说道:娇,酒菜尝过了,让我尝尝你,可好?

娇的身躯微微发抖,却并没有出言拒绝,我眼见时机成熟,舌尖很快卷向了她的耳垂。
娇稍加抵抗,很快就用火热的香唇接纳了我,我通过指尖,唇舌撩拨起娇的情欲过后,开始用手进攻她神秘的三角地带,可惜娇这次穿的是美人鱼一样的紧身裙子,裙子把两腿裹得很紧,加之她潜意识的抵抗,我一时并未得逞。
我只得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在她其他敏感部位上,可十多分钟下来,娇醉眼迷离地轻声低唤着:啊,我要死在这里了/嗯,抱紧我,别,别离开我,吻我……,但每每进攻她的腹地,她却拼死不从。

眼看如此纠缠下去,好事必将流产,我知道,唯有更加霸气的显露我男子汉的威武,她才能彻底屈服,于是一边热吻,一边偷偷脱下了自己的裤子,娇此时已经时半醉半醒之态,我忽然间起身站起,把坚硬滚烫的棍子放到了她的眼前,且用手轻拍器具,让威武雄壮的器具在她面前左右摆动,娇低哄一声,宛如地狱之哄,死死盯着我器具不愿离开,此时不战,更待何时?我把器具粗鲁的塞到了她的嘴里,同时俯身向下,右手伸进了她紧绷的裙子里,这一次,无需我用力,娇已经奋力打开了她的双腿。

最终,我就在咖啡厅的长椅上,与娇开始了噼里啪啦。

由于咖啡厅门虽可以反锁,但门上确有五个圆形的玻璃壁面,外面是可以看到里面情况的,因此娇的压力非常大,当我们在长椅上做了10多分钟,我决定拉起她让其翘臀后入时,娇说什么都不让继续了,慌忙穿上裤子坚决抗日,后来在微信里,她告诉我第一次如此疯狂,并且那扇可透视的门让她几近崩溃。

过后我们又吃了点东西,喝了些酒,这时,家里给我打来电话,催我回家,挂了电话,娇瞬间变得忧伤起来,先是眼睛盯着我,看我反应,半响,她眼噙泪光,幽幽地说:“要回家了吗?再陪陪我好不好?”我模棱两可地说:“把你送到家,我再走。”就这一句话,娇两行眼泪潸然滑落,自己端起酒杯猛喝一口,说:“我就知道,你们男人都是这样,达到了目的,提起裤子就想走人。”

坦白说,我从来没有想过和娇谈感情,撩拨她也仅仅是为了肉欲,并且我恍惚感觉,娇拿下我的欲望并不比我想拿下她的欲望要少,可这一刻,我忽然间开始心疼这个女人。